創意小說
  • 首頁 其他 讓我再見你一麵
  • 讓我再見你一麵
  • 作者: 西乘 更新: 2024-05-17
  • 狀態: 連載
  • ◆天生壓製‖青梅竹馬‖暗戀成真‖非典型久彆重逢

    ◆暴躁天才×雙標惡犬

    ◆文案

    如果日子是火柴,我會把一盒擦儘,直到我們重逢。

    ——菲利普·拉金

    沈遲兩家世交。

    對於評價陸劫這件事,沈鹿輕認為自己最有發言權。

    其為人浪蕩不羈,常年與她混跡於各種娛樂場,在家族企業掛著高職混日子,是個空有皮囊的二世祖

    最常說的話是:“有局可彆忘叫我。”

    有一回,陸劫突然漫不經心地提了一句:“我想把我舅手裡的股份搶過來。”

    沈鹿輕看著他透出清澈的眼神,笑了他整整三天。

    也不是冇人撮合過,這時候兩人都是一臉驚恐,異口同聲,“和他/她?”

    所以有時對於形容兩人的關係,青梅竹馬這個詞都顯得太過虛浮。

    更確切地說,他們是酒肉搭子。

    沈鹿輕遭遇事故後,靈魂附在彆人身上去尋求陸劫的幫助。

    她想,這個來者不拒的散財童子是怎麼都無法拒絕自己這個嬌弱可憐的小美人的。

    然而對上的卻是一雙陰冷的眸子。

    姿態也是沈鹿輕從未見過的模樣。

    他僅居高臨下地蔑了沈鹿輕一眼,對她的投其所好甚至有些反感,直接喚人將她轟出了大樓。

    陸劫從很小就知道,沈鹿輕像風。

    標榜著自由的名義,她經常消失在眾人的視野外。

    很長一段時間,陸劫都在算日子,期待沈鹿輕環球旅行結束的那一天。

    在長久的思念痛苦中,他終於找到瞭解決辦法。

    與其痛苦等待,不如隨風逐流。

    他成功成為她聯絡最緊密的人。

    儘管她常不恥,說這是廝混,陸家唯一繼承人的他不應該這樣。

    但那又怎樣?

    他是她的歸港。

    ◆小劇場

    朋友向沈鹿輕提起:陸大少爺花邊新聞竟然上熱搜了。

    沈鹿輕不以為意:“玩得花,爆出來是遲早的事。”

    朋友又說:“可是他親的人……好像是你啊……”

    沈鹿輕一臉問號,靈魂飄過去看。

    視頻中,一名女子將陸劫狠狠地摁在某大堂的沙發上親。

    陸劫嘗試掙紮。

    一抬手,被甩一巴掌。

    再抬手,又被甩一巴掌。

    他放棄抵抗,任由女子在他唇上肆虐橫行。

    直到女子嘗試騎上去,他終於忍不住,一個橫抱將人帶上了樓。

    沈鹿輕駭然,一眼認出,這確實是自己。

    可,有過這事嗎?

  • 詳細